第59章 一鍋魚

讀萬卷推薦各位書友閱讀:在江湖打工的日子 第59章 一鍋魚
(讀萬卷 www.vkoyxt.live)    …………

    所謂堅強,必有堅定不移的決心,百折不撓的意志,以及層出不窮的手段,不然你咋堅強?

    蘇牧覺得梨子就是一個堅強的人。

    第五次逃跑被蘇牧抓住了之后,竟然毫不氣餒,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不知道從哪扯了塊布,蒙著臉繞了一圈又往山下跑。

    “所以,你不累嗎?”

    蘇牧看著氣鼓鼓的少女,有些好笑地問道。

    “哼!”

    然后轉身離去,就像一位游歷江湖的女俠一樣,只是扮相要差了不少。

    蘇牧看著那個有些瘦弱的身影,有些遺憾地說道:“要是洗洗干凈,應該也不難看,就是身段太差,唉……”

    小六子懵懂地看著他。

    蘇牧輕咳兩聲,繼續哼著歌帶著小六子巡山。

    “莫先生,昨天大王不是給了你五十多號人去支援吳桐大將嗎,您怎么現在還跟我巡山呀。”小六子不解道。

    蘇牧叼著樹葉子仰著頭,兩只手背在腦袋后邊,看了眼天空,時間已經快到正午,嘴角揚起了一個神秘的弧度,緩緩問道:“不懂?”

    小六子點點頭。

    蘇牧搖搖頭道:“這就是你為啥只能巡山的原因。”

    小六子有些惆悵地嘆口氣,“我本來就挺笨的,晚上巡山還經常被嚇到。”

    蘇牧想起了那個上了山就一直在生氣的少女,想到頭天晚上的情形,有些忍俊不禁。

    “我也想像莫先生一樣,聰明又強大,還能在老大面前說上話。”

    “你可以下山去給老大搶個壓寨夫人,這筆買賣穩賺不賠,做成了這樁功勞,你就能從小嘍啰變成大嘍啰了,手下十來號人,然后再搶幾個壓寨夫人,沒準啊,還能混個二當家?”

    小六子縮了縮脖子,“可不敢嘞,半爺爺說山下的女子都是母老虎,兇著呢。”

    蘇牧恨鐵不成鋼的說道:“歪理!那山大王怎么都喜歡到山下搶細皮嫩肉的小媳婦呢。”

    “可能是大王比他們還要兇吧,我就不行了,連跟母雞搶雞蛋都搶不過。”

    “你呀,還是老實地巡山吧。”

    “唉……”

    蘇牧又抬頭看了看天,嘆了口氣道:“今天上午看來是分不出個高低,得等下午去……”

    小六子有些納悶地看著他。

    蘇牧拍了拍他的腦袋,說道:“走吧,去灶房,為師教你做菜!”

    “可莫先生不是我師父呀,我還沒行拜師禮……”

    “廢話真多,學還是不學?”

    “學得學得,莫先生是好人,說那行當好,自是極好的。”

    “喲!你小子還會拽文了。”

    “嘿嘿,都是從書里看得,半爺爺教過我識字。”

    “半爺爺是誰呀?”

    “半爺爺就是半爺爺呀,從小看著我長大。”

    蘇牧搖搖頭,帶著小六子朝灶房慢悠悠走著。

    ……

    鳶飛戾天者,望峰息心,鳥鳴山林,春秋之色齊聚的景色著實好看,遠處山漸青,視線拉近則是火紅的樹林,放眼四周又是翠綠青蔥。

    這樣的生活倒也自在快活。

    其實有時候想想,自己也挺無聊的,為了那幾個錢奔波那么多任務,還上著學……

    誒?等會,我在這待了三天,加上昏迷的時間和臨唐嶺的一天,竟然已經連翹了五天的課?!

    算了……

    既來之則安之,蘇牧心態還是一如既往的好。

    土灶坊近在眼前。

    這個地方明顯是有些年頭,老舊到了廢棄程度的一個地方,即便到了飯點,這里也不會有人做飯,用來教小六子做飯打發時間再好不過。

    成野坤雖然對自己看著是百般信任,甚至還交給了自己二三十號人去幫那個吳桐打仗,可要接觸這個養活了整個山寨的機關要地,怕是也不會讓自己一個剛來不久的外人碰。

    “唉?”

    蘇牧看到那個一碰就回倒下去的煙囪竟然升起了炊煙,頓時愣了一下。

    這地方還有人在使用?

    小六子也納悶的很,說道:“莫先生,這個灶房早在五年前就不用了,連糧食都不會往這里放,怎么還有人在里邊做飯呢?”

    蘇牧鼻子動了動,皺起了眉頭,一股子魚腥味混著糊味。

    他走到院子里,看了眼地上,還有幾處水跡,但卻極為散亂,不知道怎么弄的。

    正當他打算朝門里看去的時候,灶房里邊忽然傳來了一聲驚呼,似乎有什么東西灑了出來。

    蘇牧翻翻白眼,他已經知道是誰了。

    推門走了進去,黑煙像是掙扎了許久終于找到了出口,幾乎是噴得一樣跑了出來。

    蘇牧聞到這股子味道,頓時咳嗽了出來。

    里邊人聽到了咳嗽的聲音,飛快的把手里一個東西扔到了下邊燒著的柴火堆里,然后手忙腳亂地收拾灶臺上的東西。

    蘇牧定睛一看,只見到梨子站在一個小破木墩子上,神情有些局促的看著自己。

    “大姐,您精力就那么旺盛嗎?能不能歇一會!”蘇牧扶額無奈道。

    灶里的火不知道為什么,一下子旺盛了起來,一改之前燒沒干透柴火有氣無力的狀態,火焰騰升了出來,梨子被嚇了一跳,趕忙從木凳子上跳了下來。鍋里的水又因為火焰的突然旺盛,頓時沸騰了起來,破破爛爛的蓋子根本蓋不住,直接被蒸汽掀了起來。

    蘇牧手疾眼快,一把拽住了梨子的胳膊,往自己這邊一拉,將她拉到了自己身后。

    梨子躲在蘇牧身后,看著那喧鬧不止的爐灶和鍋,火焰都快躥到房頂上了,不敢靠近。

    蘇牧臉都黑了,您這是往灶里邊扔了什么東西啊,那股糊味也越來越大。

    然后幾乎是忽然的,灶里邊的東西像是燒完了一樣,一下子偃旗息鼓,火勢漸漸地小了下去。

    梨子撫著胸口,長出了口氣。

    “你……餓嗎?”蘇牧頭也不回的問道。

    梨子還被剛才的場景驚到了,腦袋里有些混亂,一下子沒反應過來,下意識的搖搖頭。

    “那你還整這鬼東西!”蘇牧大聲吼道。

    梨子被嚇了一跳,往后退了兩步,但隨后卻硬著頭皮跑到灶臺上,掀開了鍋蓋,對蘇牧柔柔一笑,“我給你做了魚湯。”

    蘇牧愣住了,一瞬間怎么還有些感動。

    等等,這畫風有點不太對。

    蘇牧偏著頭,上下打量著笑意盈盈的梨子,越想感覺越不對勁,按理來說這人不想著弄死自己都是好的了,怎么還有可能去給自己做魚湯獻殷勤。

    見到蘇牧疑惑的神情,梨子撥了撥額頭散下來的發絲,笑著說道:“我也想通了,咱們其實是站在一根線上的螞蚱,我們其實是一樣的。”

    蘇牧伸手打斷表示反對:“我是公螞蚱,你是母螞蚱,不一樣的。”

    梨子笑容一僵,手里的鐵勺子微微顫動,果然還是很想弄死這個混蛋玩意。

    但還是強擠著笑意,說道:“你什么來路,我看得一清二楚,你拿給那個什么黑山王的東西,應該只有鎮痛的作用吧,跟你在你傻侄子身上用的其實是一種東西。”

    臥槽?她怎么知道的。

    那東西的的確確是稀釋過的麻醉藥加上一些別的東西配出來的,自己不太好操作,但在游戲商城里卻很便宜。

    蘇牧神情微微一變,但還是一本正經地說道:“休要在此胡說八道挑撥我和大王的關系!我雖是劫掠過道德宗的小盜圣,但也是一個講原則的人,怎會做這種下作的事情。”

    小六子眼前一黑,暈倒在了地上。

    梨子冷笑一聲。

    蘇牧將手中的玻璃瓶收起來,默默地把小六子抬到了院子里。

    “首先,道德宗根本就沒有這樣的東西,再者,你是什么樣子,我都看在眼里,就你這種實力,道德宗隨便一個小輩的弟子都能收拾了你,更不要提什么從里邊偷出大筆大筆的寶貝了。”

    蘇牧默不作聲,哦了一聲,搬了把破椅子坐了下來,靜靜地看著她。

    “我們的利益其實是一致的,我想要逃出去,而你受了傷,想在這個地方療傷對吧?”

    蘇牧點點頭。

    “那就對了,你所擔心的問題,無非就是我走了之后會不會轉頭就像快雪城告密,這里有一伙山賊,還有一個殺了節度使大人兒子的逃犯在這里,引得官兵大舉剿匪對吧?”

    蘇牧笑了笑:“說的不錯。”

    梨子忽然神秘地笑了笑,說道:“如果你是這么想的話,我告訴你,如果我留在這里的話,不但不會讓你獨享清福,還會招致駐扎在快雪城的軍隊大規模地奔赴天行山,你信不信?”

    蘇牧默然,目光閃爍地看向笑意盈盈的梨子,這個娘們的身份有些古怪他是能猜到幾分的,可是擁有能驚動駐軍的能量,這卻著實有些駭人了。

    梨子輕咳一聲,聲音忽然柔了幾分:“我知道你挺好的,每次你抓住我之后,其實我都會再跑出去,都會看到每天加防的巡山嘍啰,所以……”

    她伸手,吃力地將那口鍋端了起來,汗水絲絲滲了出來。

    “所以我打算賄賂賄賂你這位在山大王面前的紅人,來幫我逃出去!”讀萬卷 www.vkoyxt.live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在江湖打工的日子》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在江湖打工的日子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在江湖打工的日子》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排列五5倍投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