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九章 關系戶

讀萬卷推薦各位書友閱讀:一夜回到改開前 第四百二十九章 關系戶
(讀萬卷 www.vkoyxt.live)    就在沈鐵軍拒絕了阿貝,目送他帶著賽義德離開亭臺的時候,距離仿膳飯莊偏東一千多公里的東京上空三千米高空處,魔方號內的小會議室里散布的坐著四五個人,曾經的東芝裝備部副部長中村大翔已經成為了魔方實業京都分公司的副總經理,這會兒看到旁邊的王盛奇說完了話,便沖著露出思考模樣的楚大招開口道:“董事長,根據我的了解來來看,咱們公司完全不必進入偏實業的房地產領域去賺錢,我記得自從昭和47年開始,京都便允許外資公司購買東京股票,國家又在昭和55年,噢,抱歉,昭和55年就是1980年。

    這年晚些的時候,京都便正式頒布通過《外匯和對外貿易管理法》,簡化了外國資本的投資程序,同時還對資本型外資的上限進行了放寬,這些措施刺激了外資對股市的投入,以至于從放開前1979年的五十億美元,在短短的兩年時間內便增長到了去年的兩百五十億美元,單就引進外資規模來說便是翻了五倍,咱們公司完全可以進入股票市場——而固定資產的投資,周期長風險大收益不穩定。”

    “中村君有心了,此次魔方首批注入資金便達到了三十六億美元,即便是按照去年外資投在京都股票上的規模來說,也是一筆堪稱龐大的資金,更何況后續魔方還有大批資金過來,全部投入股市也不是沒有想過。

    但是,京都要求外資持股比例超過百分之三十六便要上報給大藏省和通產省,與其涉及那么多的麻煩事情,倒不如直接一步到位,騷擾下麻煩下,如果京都府不愿接受外資參與到京都改造計劃中,那以魔方的資金量來說的話,完全可以自己動手——”

    聽到有人談到自己擅長的領域,敬陪末座的郭寬亞飛快的開了口接過,實際上他也不知道魔方的后續資金會有多少,但是保守估計來說也要超過自有的三十六億美元,那就差不多是到百億美元的規模,接著聽這貨說到去年外資便在東京股市砸了兩百五十億美元,腦海中翻了翻去年關于這方面的報道,發現竟然沒有半點頭緒,心中咋舌不已的為沈鐵軍的決定點了個贊,兩百五十億美元換成日元足足有五萬五千億——結果連個水花都沒濺起來。

    同時如此大的美元交易量還導致日元從1980年的220貶值到了現在的242,可見京都股市里的水有多么的深,港島怕是連零頭都比不上,才因為把港島幾大藍籌股按在地上摩擦而膨脹的郭寬亞瞬間收斂不少,只是很快便想起了沈鐵軍對京都的布局,就聽楚大招開了口道:“郭生說的是,中村君說的也不錯,此次魔方實業京都這邊是要保證完全落地,全力以赴的為接下首都改造計劃去準備,同時我們也要做好被拒絕后的打算,接下來的工作中不能只注意推動首都改造計劃,還要注意收集相關地塊的資料和信息,定期匯總后報給數據中心那邊——”

    “嗯,是!”

    楚大招的話音才落,王盛奇便和郭寬亞齊齊點頭應下,兩人近乎整齊的動作就把旁邊中村大翔看的一愣,心中想著這個數據中心是什么部門,嘴上卻是沒有任何的遲疑:“嗨咿——”

    中村大翔沒有開口問出心中的疑惑,旁邊的伯恩卻沒有把這個念頭藏在心里,瞅著楚大招沒有開口解釋的跡象,便開口問道:“數據中心那邊——”

    “數據中心是掛靠在魔方有限董事長辦公室下的部門,但是它獨立于魔方有限的管理之外,直接向老板負責——”

    戴著大大墨鏡的王盛奇沖著伯恩一笑,后者飛快的點了點頭,他在瑞銀里的時候就對魔方進行過細致的研究,知道這是一家完全靠著某人的意志和手指的方向便發展到現在這個地步的公司,這會兒有了更深入的合作后,越來越多的跡象在顯示著他當初的猜測,這家公司里的高級職業經理人隨便在街上拉個都能干的很不錯,當然是不能在那個國家的街上拉人,最起碼的也要在倫敦的大街上。

    “董事長,這邊總經理辦公室前些天接到了數據中心的傳真件,說是讓配合童敏辦理赴日的留學手續——”

    郭寬亞的聲音將諸人的注意力給吸引了過去,王盛奇轉頭看了看面色不變的楚大招,接著又轉過來看了看郭寬亞,他是知道童敏的,而且還知道這個無論是從相貌到身材再到文化程度全面碾壓楚大招的妹子同時還是沈鐵軍的同學:“辦完了?”

    “辦完了,人應該已經到了。”

    郭寬亞的聲音響起,王盛奇還沒開口,楚大招便接過了話:“嗯,我知道,她是來進修企業管理的,有可能后面會到公司里面來實習——”

    關系戶!

    包括伯恩在內的諸人腦海中齊齊閃過個念頭,楚大招掃了圈便在心中嘆了口氣,這個事兒沈鐵軍是早就給她打過招呼,而且還要關照下的說法,當時她也是曾經問過他這是誰,得到的答案是一個知道自己想要什么,還知道怎么去得到的女孩,當時之所以答應下來便是想把她從沈鐵軍的身邊弄走,現在到了京都應該是夠遠了,想必她進了學校便沒什么要求了吧?

    日語可是很難學的!

    想到這里的楚大招莫名的感受到了心安,只是隨著魔方號降落在羽田國際機場,一行人上了由黑色路虎打頭的車隊到達公司里時,下了車后便見到旁邊的王盛奇直勾勾的瞅著個模樣清秀的女孩,然而等她看清那張面龐和有些熟悉的穿著,心頭也就涌出了個匪夷所思的想法:“童敏?!”

    王盛奇是見過童敏的,而且還是在沈家大院里面,當時在沈鐵軍面前這個妹子可是沒拿她自己當外人,他還以為楚大招沒見過童敏,可現在這個狀態來看,那是兩人沒見過的話,也對彼此是很熟悉的了:“那個,咱們進去再說吧。”

    楚大招默默的打量過童敏的穿著,由于緯度的原因,三月份的東京還是有些冷的,這會兒太陽當空她們這群人還都穿著大衣,當然她不是驚訝童敏身上的呢子大衣,她好奇的是這個妹子的頭發竟然沒有像其他國內外大學生那樣或是短發或是燙發,而是和自己一樣的扎著個長長的馬尾辮,點了點頭道:“適應的不錯吧?”

    “還不錯,就是想自己租房的話比較麻煩,人們好像寧愿把房子扔在那里空著也不愿意往外租,而且這邊的女性沒有地位,我想趁著空閑時間打點零工的想法都破滅了。

    市面上絕大多數的工作都只要男人,后來我問過許多女人不是想做家庭主婦,她們上學的時候成績優異的很,但是適合的工作崗位很少很少,再加上應聘人數比較多,就業形勢和壓力要比國內殘酷的多——當然在國內的話,就另說了。”

    童敏雙手抱住散發著暖意的杯子,眼瞅著楚大招將脫掉的大衣交給旁邊的阿爾西時說過,便發現這位董事長面上閃過狐疑之色,笑了笑繼續開口道:“當然,這些都是表面上的借口,實際上我還在魔方數據中心兼了份職,所以過來這段時間我進行了實地走訪,一方面是提高日語的口語能力,另一方面便是在收集一手的信息給中心那邊——”

    “那就怪不得了——”

    楚大招探手接過阿爾西端來的咖啡,坐在了童敏的對面微微一笑,一雙眸子掃她渾圓的胸懷開口道:“聽說你碩士畢業了?”

    “嗯,畢業答辯通過了,倒是畢業證還沒發,這次過來還是到部里開出的證明。”

    側身拿過旁邊的包,童敏說著從里面掏出了個信封,雙手拿著站起遞給了楚大招:“這是我的收集后整理的信息和建議,也是我的自薦信——”

    “你知道魔方是來做什么的?”

    坐在沙發上屁股沒抬的接過信,楚大招說著的時候放在了咖啡杯邊上,接著抬了抬下巴繼續開口道:“坐下說,你既然和鐵軍是同學,那咱們也不算是外人——”

    “您說的是,我和小師兄在78年認識的,所以知道你和他的事兒,還有魔方和羊城共同開發的東湖新村二期工程。”

    漆黑的眸子里幽光閃過,童敏白皙的臉上綻放出了個燦爛的笑,她能夠感受到這位“對手”的敵意,只是她并不害怕,或者說是她對自己的把握又大了一些,因為敵意就代表著威脅,也就是說她認為自己能夠威脅到她在沈鐵軍心中的地位,這才對自己用了點“權謀”的小手段,語氣中也就透露出了股莫名的愉悅:“據說那次魔方賺了不少錢——”

    楚大招渾然不知自己被她認為的“情敵”猜出了心思,因為她記起了以前好像在那個小飯店里隱約是見過這位,腦海中轉悠著這些的看向了旁邊的打著建議名義的自薦信,點了點頭開口道:“那說說你這段時間的調查經過?”

    “調查的起因是想租房沒租到,然后發現這邊租房和國內的情況決然不同,房主擔心的問題是租出去收不回來,后來我才從某些家庭婦女口中聽到這個國家的法律為了保障租客的利益,在沒有出現必須要解除租房協議的情況時是不能強制解除的。

    也就是說除非租用的房子轉售或者因為不可抗因素損毀,房主是沒有辦法趕走租客的,哪怕國內的提高房租也不能超過平均租價,否則就會被認為違法犯罪,輕則繳納罰款重則還要去蹲監獄,我沒想到還會有這種事情出現。

    直到遇的多了去查過法律才知道,二戰時期小鬼子這邊被盟軍炸的炸燒的燒,隨著原子彈促使小鬼子們投降,全國上下到處都是些無家可歸的人。

    當時的國家為了在他們的太上皇麥克阿瑟面前展示出愛民如子的親民形象,同時也為了保證這些無家可歸者的權益,便制定了《租地法》和《房屋租借法》。

    至于對這邊的女性就業情況,也是在這個調查過程中發現的,我主要選擇了三十左右的女性作為調查對象,因為這個年齡段的女性大多都已成家,有著穩定的家庭和一定的生活閱歷,而礙于京都文化的原因,這個年齡階段的女性普遍都是沒有工作的家庭主婦。

    她們每天的任務就是早上起來伺候老公和孩子,等到老公去上學了孩子去上課了再收拾家務,然后準備中午時分的午飯和晚飯,可以想象出這種年復一年日復一日的重復生活,會持續到她們無法干下去為止。

    而房地產上來說,這邊的法律對于人們的權利看得很重,很明顯的一個例子就是在成田機場落成的時候,參加典禮的不是各國來賓和友好人士,而是為了面對兩萬多激進坐地戶的四千多防暴警察。

    因為在為了建設機場征收地塊的時候,委員會成員的家被砸汽車被燒,所以我擔心如果魔方大舉像港島那樣收購民宅興建商品房牟利,很可能會遭遇到這種激進坐地戶,而我的建議是到時候是否可以招聘這些家庭婦女,讓她們用京都女人特有的溫婉去干這些活?”

    隨著童敏邏輯分明的說著她的調查經歷和給出的建議,楚大招便拿起了放在旁邊的自薦信,薄薄的兩張紙上還列了些數據,經過對兩百一十三人次的抽查,這些超過三十歲的女性當中只有三十八人擁有工作,其他的一百七十五人全部都是沒有任何收入的家庭婦女,每天的任務便是相夫教子的收拾家務。

    當然,楚大招看完后的印象還是停留在紙上面好似印刷的小楷上面,單就這一筆字來說就要把她給遠遠的拋開,只是眼前閃過沈鐵軍那比自己還要慘不忍睹的字,也就將這個念頭扔到了腦后,開始將注意力關注在信中的一點上面:“利用這些家庭主婦渴望著工作以及被承認的心理——”

    沒有工作的女人只能在家里相夫教子,全部的精氣神都放在自己的男人身上,每天早上送走了男人后便盼望著下午能夠準時回來,楚大招眼前閃過母親已經模糊不清的面龐,緩緩的點了下頭:“如果需要的話可以這么考慮,不過我不希望走咱們自己動手的路子,我還是希望能夠像魔方和羊城那樣合作——”

    “楚——姐。”

    童敏差點沒喊出楚大招來,說完后迎著又變的鋒利許多的眸子開口道:“我剛才可能沒說清楚,就是這邊的政府和國內有著本質的區別,哪怕魔方和國家一起主導進行房地產開發,面對釘子戶他們也是沒辦法解決的,而且這邊的政府部門效率相當低下——”

    ()

    全本

    讀萬卷 www.vkoyxt.live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一夜回到改開前》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一夜回到改開前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一夜回到改開前》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排列五5倍投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