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 褒姒、褒姬

讀萬卷推薦各位書友閱讀:雪狐乾坤錄 第二百七十四章 褒姒、褒姬
(讀萬卷 www.vkoyxt.live)    “胤!”卡咝麗想起了胤的告誡,“輕靈元神倘若復活,那她可不一定會與我們站在統一戰線,如果……我是說如果!如果她沒有同我們一起討伐冰花瀟湘館之意!我會再次封印于她!”緊縮眉頭,憂愁苦惱。

    輕靈略有不耐煩,喝道:“你命令我?”

    胤浩氣于身,也把靈力提升至極限,唆使謹慎中的秋雨、春爾、沃克道:“準備!”

    輕靈虛影一晃,先傳來警示之音:“胤!你可知,我殺沃之國一十三萬八千六百二十九人都不曾眨過眼!”

    胤瞥眼間,卻是輕靈的偌大掌印打來——威力無窮,令人窒息!

    “轟!”

    胤手腕一繞,慢抬左手,及至掌印結來,先促使綿軟的靈力前去緩解這輕靈霸道的掌印!

    “呼呼呼!”

    掌印之威不減,可勢頭兒已然被那綿軟的勁道拉扯住,減緩不少!

    胤側扭一下臂膀,使掌心推出渾厚一擊——他知輕靈這一掌印非同小可,并不準備一掌抵住,而是急速后退,見他這渾厚一擊勢必減弱輕靈的威印后,再借助空氣的后阻之力,后弓臂彎,順勢再推一掌,“哈!”

    只見,這掌印相撞,竟然奇虎相當!

    “轟!”

    才有輕靈頓感她這霸道一擊,太過迅猛,只是以攻為守,連半分卸力的機會都不曾預留出來!

    胤雖然沒有直面抵擋,露出一而二,二而三的化解之法,卻是無上卸力以緩打快,以后制先的大道之法!

    “轟!”

    眾人大驚,頓感腳下一虛,松了身軀,竟然隨同大地下沉下去!

    “隆隆隆!”

    大音不絕!

    “嘩啦啦啦!”

    那天上湖水這才水往低處流,一瀉千里,勢不可擋!

    眾人畢竟有靈力在身,遇見這危急時刻,縱身一跳,躍在高空,卻注目這兩人,竟是輕靈有些許吃力,被胤掌力擊退三丈,居在停在半空一動不動!

    輕靈暗忖自己心跳加快,血脈搏動,竟一時間難以控制,心道:“在孩子面前,必須高大如山,哪怕受了內傷也在所不惜!”閉了口,運靈力循環周身,強行促使冷汗還未掛在臉龐之上,就徹底消退!

    “砰!砰!砰!”

    突然,輕靈暮然感到她這六腑動搖了根基,有一股難以言喻的內痛襲上腦門——一口血由內而起,逆著喘息呼吸之道涌上喉嚨,她決然不會令自己的狼狽相在眾人面前出丑,再一運勁兒,卻是把血“呃”在口中!

    胤大吃一驚,極為震撼,暗道:“以我現在的修為,雖然不及當初羅澤的級別,但也差不到哪里去,怎的輕靈巋然不動!按理說,她勢必要再后退至少五丈遠來卸掉我這渾厚無比的靈力啊……這……果然是輕靈高出當初羅澤修真一籌半籌!我是真的不及她了!”

    想必,胤惶恐非常,堂堂男兒居然被這女人唬住,低了頭,佩服得五體投地道:“輕靈公主!我輸了!”

    輕靈大氣不敢再喘,也不露睥睨之色,只是略一點頭,示意胤過譽了!

    胤汩出冷汗,懇求道:“輕靈公主!想必你對孩子們是有真情實感的,就請替他們著想,來為冰城報仇雪恨!”微微抬頭,看輕靈如何應答!

    輕靈緘默不語,還是點頭……

    胤大喜,欲要再說細節,卻被羅弋風靈識內頓出的兩女吸引過去!

    一個是逶迤拖地白色帛錦花邊千水裙,上罩著八達暈禪翼紗衣薄短段。那兩縷青絲睡在胸前……略施粉黛,而那額頭紅砂多增顏色的是褒姒;一個是粉色疊千層,層層繞金絲的瀲滟湖光水暈裙,腰間系了紅帶,右衽掛了碧珠,胸脯紗衣上繡著舞動的蜻蜓,而眉心上也是若褒姒一般天生的美胎!與褒姒不同的是:褒姒是一團紅砂,而她是三瓣嬌小的粉花!

    此女額頭前掛著蓬松的斜劉海甚是可愛,引的那三瓣紅花若隱若現!

    接著,此女一晃斜頂上的那翹辮子,說道:“褒姒,沒想到現在的你還是一貫作風——囂張跋扈,不可一世!”

    “哼!居然可以把你蘇醒!真是始料未及啊!”褒姒傲慢地說道:

    “嘿嘿!當初你我各自潛藏在神龍的唾液當中,只是沒有想到,那周厲王歪打正著唆使婦女赤條條對我們呼喊,這才把我封印在你體內!你可真幸運……游歷了人間還飄蕩了地府!若不是光你僥幸有被羅澤運用大能的機會……那這會兒是弋風妻子的!也該有我一份!”笑著迷死人的桃花眼,醉著羅弋風!

    褒姒氣不打一處出,與羅弋風廝守這些時日,早已把她的情感混煉得連枝共冢,她實在不愿有人跟她占領分享這暗海沙灘!

    此女笑盈盈地躍空飛來,弄著腮香,拂著軟荑,癱在羅弋風胸膛上,低語地哭訴道:“真是討厭,偏偏是我被封印在姐姐靈識之中,讓你我不得真見,要知道!那飛入胎盤與你共處的可不只有那褒姒!我……我褒姬也是你的相思子!可憐我只能在封印中日夜抹淚,終是不能真地見你……我……我……我褒姬美嗎?她姐姐有我美么!你怎么這么好色……嗚嗚嗚……”頓一下,眼角瞥著褒姒,“都是她褒姒害的你這樣!嘿嘿!相公!拜天地,我可也拜了哦!”

    “羅弋風!”七女秀起蘭花指同啐道,“別被她迷惑了!”

    可褒姬已經泣不成聲:“落葉聚還散,寒鴉棲復驚,相思相見知何日,此時此夜難為情,入我相思門,知我相思苦,長相思兮長相憶,短相思兮無窮極,早知如此絆人心,何如當初莫相識!”

    羅弋風哪里還顧得上其他嬌妻的呵斥,癡癡道:“何如當初莫相識!”

    褒姬哭了又笑,笑了又哭,“是啊!你還在輕靈母親腹內的時候,我們就相識了呀!只是你不知,她不知罷了!”天真爛漫,“嘿嘿!你當初怎么令姐姐蘇醒相見于你……我也知道哦……”瞥向莫瑩,意味深長!

    莫瑩一聽,知道褒姬所言不虛,紅了臉,不知所措!

    羅弋風回想起來褒姒唱著《天問》傷曲,不知不覺念叨:“侍寵嬌多得自由,驪山烽火戲諸侯,只知一笑傾人國,不覺胡塵滿玉樓!”

    褒姬諷刺褒姒道:“這樣也好!”瞅著褒姒,“就算你受益胎盤降生,但畢竟前世還是有污點的!”滿眼晶瑩,“弋風!弋風!我可是一塵不染啊!”

    褒姒氣得火冒三丈,看這肆意妄為的褒姬,戳痛了她的傷痛,喝道:“你今天話多了!”

    “什么話多了!我又沒把你的丑事說出來!”褒姬不虛褒姒道:“姐姐!你獨得相公這些恩寵,我說什么了!你也不可憐可憐我!”

    褒姒心中被自私填滿,啐道:“哼!你又沒跟相公生死與共,你們哪里來的深厚感情!”

    褒姬不滿道:“生死于共算什么!我可是相思了千年!你懂嗎?何況!”頓一下,喝道:“相公這命也算是我給的!”

    眾人大驚,七女啞口無言,有褒姒心道:“你胡說八道什么!”

    褒姬笑道:“哼!當初相公年幼,在現世被五極暗害,魂聚雪狐界,你哭天抹地地喊著什么難道你忘記了嗎?”

    褒姒一怔,顫抖道:“當初!當初!”

    “對!當初你雖然同相公一體雙魂,但是相公內丹卻早被在地府的你飄蕩的時候帶著的戾氣所傷,那時候的你是使用不了靈力的!”褒姬擲地有聲道:“當初,你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幸虧有羅澤察覺出來還有靈力在弋風匯聚的體內波動……”

    “那……那個是你……”褒姒恍然大悟道:

    “沒錯!”褒姬喝道,“是我!你不知道嗎?還是說你在自欺欺人!你不知道我封印在你體內嗎?”

    羅弋風驚得不知所措,“居然自己的生命還有褒姬護著……那……那不是……父親……一個人的功勞嗎?”

    七女黯然神傷,再不敢小覷褒姬對羅弋風的重要,聽褒姬繼續說道:“嘿嘿!我雖然被封印在你體內,但是也受了羅弋風相公真血的供養,與其說相公同你一體雙魂,倒不如說,相公同我們是一體多魂!有輕靈公主真血凝聚而出的蜥蜴;有羅澤真血凝聚而成的白衣男子——從攝魂之靈上你還看不出嗎?北斗帝宵雪姬劍;天秤;狐慁咒!”停頓一下,吼道:“你早發現了吧!丹書萬卷內的蹊蹺!那丹書萬卷內頂端篆刻的便是我魂靈凝聚的攝魂之靈——丹書萬卷之十八天戊字丹卷!”

    褒姒如被驚天霹靂震懾,唬道:“原來如此!怪不得!我總運用不得!”

    羅弋風慕地多了這么一位可**子,心中又是高興,又是懼怕,“高興的是自己哪里積攢的這么多艷福;懼怕的是褒姒會置若罔聞嗎?”

    褒姒知道羅弋風的小九九,埋怨道:“你終究還是負了我!”

    褒姬啐道:“呸!哪里是負了你!褒姒你以為就你可以聽得見看得著感得到相公的心聲嗎?”

    褒姒欲哭無淚,頓感這情字之拶真是連心,真是傷人!讀萬卷 www.vkoyxt.live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雪狐乾坤錄》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雪狐乾坤錄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雪狐乾坤錄》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排列五5倍投大奖